全部商品分类
炼妖师2      
作者:柳三笔    出版日期:2018年6月    出版社:天津人民   
双头夔兽 五色灵符 千叶金蝉 灵根巨龙 水波镜 玉阳雀 千叶柬 五鬼扇 妖道鬼道风云再起,长生殿内再掀腥风
售价33.83 8.5折
定价 ¥39.80
  • 累计销量0

  • 数量
    减少数量 增加数量

推荐精品

最近上新

  • 商品编码:BCYJ00051
  • 国际标准书号ISBN:9787201131078
  • 作者:柳三笔
  • 出版日期:2018年6月
  • 版次:1
  • 装帧:平装
  • 开本:16开
  • 出版社:天津人民
简单描述
崇泰年间,妖物横行,百姓苦不堪言。符箓门师徒葛云生和赵五郎四海为家,炼妖伏魔。经过第一部的冒险之后,侥幸从重重魔爪中保全自己的赵五郎,却不小心跌入遗落渊,在乃师葛云生以及少年齐云飞等人的帮助下,打败了自称“长生门”的鬼道诸弟子,并与双头夔兽斗得眼见就要占得先机,但是,谁也没料到,这仅仅是一个开始……
目录
001 /楔子
003 /第一章
驭灵道人
007 /第二章
初入灵虚
011 /第三章
回春术法
016 /第四章
梦回洛水
021 /第五章
神明如电
025 /第六章
五郎重生
029 /第七章
灵虚三灾
034 /第八章
立坛驱邪
038 /第九章
百子鬼母
042 /第十章
摄灵法阵
046 /第十一章
含象宝镜
050 /第十二章
朱雀火羽
054 /第十三章
风波再起
059 /第十四章
十大高手
064 /第十五章
雷泽秘境
069 /第十六章
鬼道术法
074 /第十七章
五鬼奇术
079 /第十八章
借雷发威
083 /第十九章
混元避世
087 /第二十章
玉阳生辉
091 /第二十一章
恶斗夔兽
095 /第二十二章
师徒重逢
099 /第二十三章
御剑引雷
104 /第二十四章
鬼道长生
109 /第二十五章
剑破金印
114 /第二十六章
梦魇之境
118 /第二十七章
望舒寻梦
122 /第二十八章
又遇鼠精
127 /第二十九章
初探梦境
132 /第三十章
雾海迷香
137 /第三十一章
混元之力
142 /第三十二章
郎君弄月
147 /第三十三章
逐月夫人
152 /第三十四章
独眼道人
157 /第三十五章
遣君入梦
162 /第三十六章
柳龟二侍
167 /第三十七章
七灵剑法
172 /第三十八章
流云若梦
177 /第三十九章
灵犀之死
182 /第四十章
龟钱剑法
187 /第四十一章
无尽梦魇
192 /第四十二章
善恶之分
197 /第四十三章
四大道人
202 /第四十四章
破坛灭道
207 /第四十五章
是神是魔
212 /第四十六章
破解梦魇
217 /第四十七章
侍月神像
221 /第四十八章
借剑杀人
225 /第四十九章
百足赤龙
230 /第五十章
通灵之法
234 /第五十一章
神印御虎
238 /第五十二章
一纸万千
243 /第五十三章
地下宫阙
248 /第五十四章
九重大殿
253 /第五十五章
七指阴王
258 /第五十六章
太阴将军
262 /第五十七章
御火成刀
267 /第五十八章
以身化灵
271 /第五十九章
破梦出笼
275 /第六十章
百鬼行刑
280 /第六十一章
双头蚰蜒
285 /第六十二章
巧除墨虫
290 /第六十三章
青红二魇
294 /第六十四章
青红二魇
298 /第六十五章
山河奇阵
303 /第六十六章
双心汇聚
308 /第六十七章
天蓬火龙
313 /第六十八章
碧波法印
317 /第六十九章
螭龙法阵
322 /第七十章
试功大会
327 /第七十一章
破凝神境
332 /第七十二章
青魇之力
337 /第七十三章
剑宗往事
342 /第七十四章
仰望凌虚
作者简介
柳三笑:本名郑振华,新仙侠小说扛鼎之人,自出道以来,连续多年成为天涯文学十大作者,作品情节诡奇,内容独特,世界观宏大,且轻松好读,擅长把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融入到小说之中,著有《炼妖师》《金吾卫》等多部作品,影视项目均已启动。
编辑推荐
驭灵司、长生门、望舒山、凌虚峰……之中究竟藏有多少秘密? 常春道人、逐月夫人、百无邪、房长生……新出场的人物又各自怀有何种目的? 双头夔兽 五色灵符 千叶金蝉 灵根巨龙 水波镜 玉阳雀 闭月乌 千叶柬 五鬼扇 网络点击破千万,天涯文学年度十大作品 妖道鬼道风云再起,长生殿内再掀腥风
书摘
第一章 驭灵道人 滇南深秋,蓝天一碧如洗。 暖阳高照在十万荒山上,色彩绚烂如画。高山之下,是碧玉带一般蜿蜒的兰溪河,河水平稳,水色清澈见底,映照着染霜的层林,更添几分盎然秋意。 兰溪河的对岸走来一对白衣少男少女,女子十六七岁,容颜十分清丽,当真是眉如墨画,眼如明月映海,只是神情颇为冰冷,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。那少年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,生得细眉大眼,白肤红唇,若不是带着五色珠冠,颚下微见喉结,还以为是个清秀的少女。 这二人一前一后地走着,少年生性活泼,扯了一根树枝不停地甩动跑跳着,少女却是似有心事在怀一般,微蹙着柳眉,一脸的闷闷不乐。 少年道:“姐姐,你别一天天地摆着张苦瓜脸了,师尊还要一年才能出关,你急什么啊!” 少女哼了一声,随手折下一片染霜的红叶,嗅了嗅,冷冷道:“你懂什么,一天天就知道到处瞎晃,若是你把那些鬼心思都放在修炼上,早就突破凝神之境,至于现在还在化气境界挣扎,真是空负了爹妈给的好天赋。” 少年不以为意,嬉皮笑脸道:“姐姐,我们是驭灵道人,又不是丹鼎、符箓道人,只要能驾驭得住灵力就可以了,天天修炼那些内功心法,好无聊的。” 这二人正是驭灵司的门人,少女叫百无心,正是驭灵司掌教严明崇的得意弟子,虽然年纪轻轻,但已经达到了返照之境,一身修为在驭灵司同辈弟子中已是翘楚。 而这少年叫百无邪,正是她的亲弟弟,虽然也拜在驭灵门下,却生性调皮贪玩,性子又有些柔媚,只是跟了个长老修行回春术法。 百无心一听这话,仿佛触及了她的痛处,当即就有些生气,瞪眼呵斥道:“你就是这么懒惰,不然凭你的资质,如何不拜入掌教门下,非要跟一个最清闲的长老学什么回春之术,这事要是爹娘泉下有知,定要被你气死。” 百无邪眨了眨大眼睛,笑道:“姐姐你这话说得不对,爹娘都已经过世十多年了,还怎么被我气死,肯定是被我气得活过来啊!” “你……你一个大男人,一天不练功,就在这儿耍嘴皮子,看我不打你!”百无心的嘴巴本来就没有百无邪伶俐,被他呛了一句就说不出话,气得直接就抡起旁边的树枝,便要抽打百无邪。 百无邪急忙四处躲避,他跑了一阵,忽然站在河边静立不动,百无心追了上来,假装还要抽打他,口中问道:“臭小子,你怎么不跑了?这就跑累了?” 百无邪转过头,有些惊讶道:“姐姐,你看,河对岸好像有个人。” 百无心定眼一看,河道的沙滩上果然趴着一个衣衫褴褛的道人,身上的衣服似是被火焰烧过,焦黑一团,看模样好像曝尸此处很久了。 这灵虚谷乃是四大正道之一驭灵司的道场,百年来一向太平,十年前驭灵司掌门严明崇突然下令封谷,并在谷外设下重重阵法,这附近一带便是连飞鸟走兽都很少看到了,更别说是一个枉死的道人。百无心皱起眉头道:“却不知这尸体是哪里冒出来的?” “姐姐,我们去看看,说不定那人还没死呢。”百无邪还未等百无心同意,自己念了个咒:“碧草听令,随我心意,长!”只见河面上碧波荡漾,无数水草漫长而出,一条条编织结成一团绿色的蒲团样子,百无邪“嘿”的一声跳上蒲团,自己一个人漂了过去。 这百无邪跟着驭灵司八大长老之一的谷长老,修炼回春之法,可令天地间百花齐放、枯木逢春,更能治病救人,扭转生死。 这一手“碧草泛波”自是不在话下。 百无邪独自跳了过去,朝那道人缓缓走了过去。 百无心怕出什么意外,无奈地摇了摇头,也捏了个诀,空中一阵清啸回旋,却是一只巨大的白色孔雀落了下来,这孔雀叫玉阳雀,生得朱冠白羽,浑身羽毛洁白晶莹如同羊脂白玉,在日光照耀下有些微微通明,看模样已是大为不凡。 百无心跃上玉阳雀也飞过了河道。这时,百无邪已经翻开那道人——正是自爆了心脏的赵五郎,只是如今已是面目黢黑,五官几不可辨别,跟一具死了多日的尸体没什么区别。 百无邪探了探鼻息,看了看瞳孔,又摸了摸脉搏,有些愣住了。 “他死了吗?”百无心冷眼瞧了一下,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。 “他……他这应该叫半死不活。”百无邪皱着眉头有些为难道。 “死了就是死了,活着就是活着,什么叫半死不活?”百无心有些不解。 “他啊,身上已经没有心脏了,按道理说肯定是死了,但是浑身气息却还在,而且瞳孔还在晃动,显然还有神智,这可真奇怪。” “人没了心脏怎么可能还会活着?你傻了吧,我看看。”百无心走了过去,但她还未触碰赵五郎就直接惊在当场,因为她已经看到赵五郎胸口破了一个大洞,胸腔里空荡荡、黑乎乎的,真的没有心脏了。 “好奇怪啊!”百无邪俯下身子细细瞧看赵五郎,他见赵五郎眉心一道剑疤鲜红如血,不解道,“这里的血怎么还没有凝固?” 他随即惊叫了起来:“这难道是相柳毒血所致?哇,是十大高手排名第四,南宫少羽的九柳龟甲剑!” 百无心更加不解道:“什么十大高手?谁排的?” 这十大高手的称谓,是百无邪私底下偷偷对正道年轻一辈高手进行的排名,百无邪将这些高手的招式特点、使用兵器都做了详细记录,南宫少羽贵为御剑宗四少之一,他的九柳龟甲神剑也赫然在列。 但这事自然是不能与外人说起的,百无邪“嗯嗯啊啊”了几声,说道:“只是江湖传言啦,什么十大高手,都是虚名,哪里有姐姐厉害。”但其心里却早已在偷偷暗赞:“九柳龟甲!传言剑如九头相柳,为其所伤者,伤口永不能愈合,看来果真如此,当真是邪兵啊!” 百无心似是毫不关心这些外门派的排名之事,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而后训斥道:“臭小子,我告诉你,别整天打听这些没用的东西,好好修炼自己的本事才是最重要的。” 百无邪急忙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,随后他又伸出双指轻轻抵住赵五郎的眉心,想要一试这相柳毒血的气息,不想双指刚一触碰到伤口,就有一道红光迸了出来,这红光之中似乎还有少许蓝色的光芒。 “这是什么?”百无心惊讶道。 “好像是灵力。”百无邪双指触碰光芒,红光拂过,一阵灼热感透指而来,但随即又有蓝光闪耀,却是一丝丝爽快的清凉。 百无邪仰起头道:“姐姐,他还没死,我们救救他吧。” “救他做什么?”百无心冷冷道,“一个普通道士罢了,何必为他费这么大力气。” 百无邪嘿嘿笑道:“救他当然没用,但是他体内有一只火精,这可是个宝贝。” “火精?”百无心又看了看赵五郎,已然明白了,“原来这火光是他体内的火精,难道他也是个驭灵道人?” “是不是驭灵道人我不知道,但这火精的灵力却是十分精纯。”百无邪一脸谄媚道:“好姐姐,你知道我现在还没有能飞的灵兽,你帮我把他驮回我师父那里吧。” “不行!”百无心一脸厌恶道,“这么肮脏的道人,可不是要弄脏了我玉阳雀的翎羽!” “好姐姐!”百无邪继续撒娇道,“你帮我把他带回去,我从明天起就跟你好好修行,再也不三心二意了,而且我若是能得了这道人体内的火精,我的修为也能大涨啊,这不是你一直的心愿吗?” 百无邪晃动着百无心的胳膊,嘟着嘴一直撒娇不停,百无心听了一阵终于是受不住了,一甩胳膊,道:“行了,行了,别撒娇了,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跟女孩子一样喜欢撒娇,真是受不了你。” 她跃上玉阳雀,喝了一声:“回谷!”这玉阳雀却是大有灵犀之物,百无心并未告知要把赵五郎也带走,它就很自觉地探出双爪一捞,抓起赵五郎就往天上飞去,百无邪高兴道:“姐姐你先回去,我随后就到,记得今天的事别给其他人说啊。” 百无心在空中无奈地摇了摇头,驾着孔雀转了一圈,化作一道银光消失在彩云之间。 第二章 初入灵虚 玉阳雀低低地穿行在灵虚谷里,绕过几处险峰峭壁,又穿过一座由巨大山石垒成的石桥,就进了一片低洼的峡谷,这谷中四周都是巨大的参天古树,无数水桶粗的红绿藤蔓交织缠绕,如同巨蟒一般静静地守护着谷中的灵阁。 灵虚谷的上空和四周都设下重重法阵,外人想要入谷难之又难。别的不说,单就是这谷中的层层青红灵木都大不一般,这灵虚谷中的灵木号称青红二将,是大有来历的神木。 传闻谷中建有一占星拜月台,曾有一青一红两条巨蛇夜夜在此拜月朝日,吸收日月灵力,岁月日久,这两条巨蛇渐渐有了灵性法力,便盘踞谷中成为一方霸主。 六百年前,玉文道人初入此处,以十二天信印收服青红二妖,将其妖灵化入谷中树木之中,遂成青红灵木法阵,玉文道人仙逝前,想着二灵护谷有功,为这青红灵木取名为:赤霞、碧月。 赤霞神将,掌管阵中赤色灵木,这灵木坚硬如铁,炙热如炭,木上长满利刺,世间金刚利器莫能摧之。碧月仙君,掌管阵中青色藤蔓,藤蔓软韧如鞭,可长可短,可粗可细,藤蔓上还能分泌墨绿色的毒雾,常人嗅一嗅便会尸骨无存。 而且这些灵木按照玄空堪舆术中的罗盘布局设计,每隔六个时辰,就会自动变换方位,若是不慎走错,便会被这谷中灵兽、藤木吞噬绞杀,所以数百年来,灵虚谷虽然身处毒瘴恶兽盘踞的滇南一带,却始终稳如磐石,这青红二木自是功不可没。 百无心驾着玉阳雀依着奇门遁甲方位,左绕右飞低低地盘旋了一阵,只见无数的青红藤木如帷帐一般层层掀开,前方终于豁然开朗,一道道灵光宝气辉耀而出,直叫人目不暇接。且看这谷内究竟是什么模样: 栏杆玉砌,楠柱雕花,凤鸾盘旋仙家院。 琉璃生辉,玉壁凝光,九龙聚首至尊场。 这正是滇南神仙府一般的所在,灵虚谷驭灵司! 这司观建在灵虚谷内,共分一坛、九宫、十二殿、三十六阁。坛是占星拜月坛,用玄、白两色灵石建成,可吸收天地日月星辰的灵力,乃是驭灵司祭祀天地的场所,九宫之内居住的是掌教严明崇和八大长老,十二殿内依照十二天干地支方位排列,分别供奉驭灵司曾经威名赫赫的十二件至尊宝物:十二信天印,只是如今这十二信天印有不少流落各处,已是残缺不全。 最后的这三十六阁内,按照驭灵司修行的驭精、通灵、造化、回春四个法门排列,居住的正是千余名各代弟子。 百无心饶过占星拜月坛,直接往一所色泽葱翠的阁楼飞去,这阁楼与其他八宫相比虽然规模较小,但四周常年绿树环绕、百花不败,更兼有雀鸟飞舞,环境却是谷中最幽静的,这里正是百无邪师父、谷神医谷长老的住所,名叫长春宫。 百无心收了玉阳雀,站在门口的小园里叫道:“谷长老?谷长老?”她叫了两声,见无人答应,也懒得再叫,不耐烦道:“惹了这等破事,耽误了我半天的修行。”说着,他直接将赵五郎丢在草地上,自己驾起玉阳雀径直离去,也不再管他。 约莫过了半盏茶工夫,这殿阁大门才打开,走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,模样虽然没有百无心明艳,生得倒也有些清秀,她瞧了瞧被丢在一旁的赵五郎,有些奇怪道:“喂,你是谁啊?躺在这儿干吗啊?” 她喊了两声,见赵五郎没有反应,走过去一翻身子,忍不住“哇”的一声叫了出来:“爷爷!不好了!这人,这人死了!” 阁楼内传来一阵苍老的声音:“死了?明明气息还在。” “真的死了,心脏都没了!”那少女又叫了一声,吓得自己快步进了阁楼,顺手就把门关上了。这少女名叫小茹,正是谷神医的孙女。 “哦?”阁楼内的人又道了一声,而后就见两条胳膊粗细的木藤飞出,将赵五郎卷了起来,收回了阁楼内。 一入殿阁,内里繁花密布,景色更甚外头小院。 一青衣老者端坐在一青叶蒲团上,正拨弄着一只含苞待放的霭兰,兰叶青翠,花苞如团珠,淡淡青烟缭绕而出,带出几抹幽香。 这老者正是百无邪的师父谷神医,他转过头看了一眼赵五郎,只是这一眼就忍不住“咦”了一声,他这一声却不是因为赵五郎的伤势,而是觉得赵五郎十分眼熟。 “这不是葛云生的徒弟吗?怎么落得这般下场。”谷神医回过头来,露出一张颇为熟悉的和蔼面容,这人正是云机社的常春道人,这常春道人如何成了驭灵司的神医长老了? 这谷神医容颜较上次在百戏风云会时明显苍老了许多,不过短短数月,竟有这么明显的变化,这其中的变故却是叫人琢磨不透。他摇头叹道:“想必这几个人出了云机社的幻境,又被其他仇家追杀,才落了个这般可怜下场。”他与赵五郎有过几面之缘,心中还有几分亲切,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而后好奇道:“这小子可真是奇了,心脏都没了,却还保留有气息和神智。” 站在一旁的小茹上前瞧了瞧,怯生生道:“呀,好吓人,不过我刚才听声音应该是无心姐姐过来了,这人想必就是她放下的。” “百无心?”谷神医呵呵笑道,“这妮子性子这么傲,如何会做这种事,肯定是百无邪叫她做的。” “又是无邪师兄!他整天做些神神秘秘的事。”小茹噘着嘴,微微有些抱怨道,“也不知道给爷爷添了多少麻烦。” “唉,这年头愿意修行回春之术的人越来越少了,他有这份心愿,愿意跟着我修行也算难得了。”谷神医看了看赵五郎,忽然神色大异,他一探五郎的眉心,也是一道淡淡的红蓝光芒透露而出。 “这是什么灵力,竟能这么精纯!还有这火精竟然是……”谷神医惊了一下,他还要再细看,门外已经响起一阵轰隆隆的巨大响声。 “肯定是无邪师兄回来了,他每次都这样。”小茹急忙去开门,果然门口站着的是百无邪,他一脸兴奋地冲了进来,叫道:“师父,师父,我姐姐把那人带回来没?” 谷神医指了指赵五郎道:“可是他?” 百无邪瞧了瞧,喜道:“正是他。师父,你救救他吧。” “说说你为什么要救他?”谷神医故意问道。 “师父,你不是常说修行回春之术的人,要慈悲为怀,不能见死不救的嘛。”百无邪道。 “这话从无邪师兄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不对劲儿呢。”小茹揶揄道。 “小茹,你怎么老是不帮我啊!”百无邪埋怨道。 “明明是你自己动机不纯。”小茹虽然修为低,但心思却是十分聪巧,不过看了几眼,就识破了百无邪的念头。 谷神医哈哈笑了起来道:“无邪,你是想要他体内的火精是不是?” “呃……”百无邪脸色微微有些尴尬道,“反正他也快死了,留着也没用,还不如留给我,我拿来作阳火修炼我的小灵子,岂不正好?” 谷神医叹了一声道:“想要夺别人的七真灵力,倒也不难,但是这火精已经与这少年定了七真合灵契约,这可就麻烦了。” 百无邪眉头一皱,神情微微有些失落,随即又道:“师父,你一定有办法的,对不对?”说着他又跳了过去,挽住谷神医的胳膊,摇晃着撒娇道:“师父,我昨日在谷外发现了一株十分罕见的九凤兰,只是时间太匆忙了,没来得及给你挖过来,你看要不我下午给你挖去?” 这谷神医最喜欢各色罕见的兰草,百无邪显然是想投其所好。但不想谷神医微微一笑,也不多做表示。 百无邪神色瞬间黯然,好似十分委屈一般,又嘟嘴道:“师父,你帮帮徒儿嘛,你知道我姐姐一直对我修行回春之术很不满意,我若是能把小灵子练好了,说不定就可以振兴我们回春一脉啊,这又不是为我自己,而是为了师父你的大道啊!” 小茹哼了一声道:“又来骗人,一天天的义正言辞的话倒是不少,就没见你实际行动。” 百无邪瞪了一眼小茹,气道:“臭丫头,你别捣乱行不行?” 小茹被百无邪吓了一下,缩了缩脑袋,委屈道:“明明是你自己捣乱。” 谷神医站了起来,摆摆手道:“好了,你们两个也别吵了,这少年与我也算有缘,若是见死不救也是违背了我长春宫的祖训,无邪,把这少年抬到桌子上去吧。” 百无邪朝小茹挤眉弄眼了一番,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把赵五郎抬了起来。 谷神医慢慢走了过来,道:“也算这小子命大,今日刚好七日,若是过了今天,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,也救不了他。” 百无邪见他师父肯帮忙,一时间有些得意忘形,脱口而出道:“就是,就是,若是他死了倒没什么,但这体内的火精无处可居也要烟消云散,那才叫可惜了。” “无邪师兄!”小茹十分不满道。 “嘿嘿,我说错话,说错了,人也是要救的。”百无邪立即改口道。这驭灵司内的人对世间灵力精怪最是感兴趣,尤其是这天地间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、风、雷七种真灵,都是十分难得一见的宝物,百无邪心生贪念,也是情有可原。 谷神医不理会这二人,只是问道:“无邪,依你之见,这人该如何救他?”
温馨提示

确定取消
温馨提示

关闭
您尚未登录

用户登陆

立即注册
忘记密码?